关注消费升级的同时,这些事更要注意
来源:国是直通车类别:商务热点发布时间:2018-10-22阅读:

  近期,消费降级的话题受到社会广泛关注。有舆论认为,二锅头、方便面等低价消费品销量增长迅速、企业业绩提升是因为消费降级,大家没有钱去购买更好的商品,这些品类的销售额才得以提升。

  中国黄金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万喆19日在“国是论坛——2018三季度经济形势分析会”上表示:目前消费出现分化态势。一方面,消费支出增幅加快,消费升级确实存在,与此同时,也需警惕消费降级的可能趋势。

  中国黄金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万喆。韩海丹 摄
  变化点

  数据显示,前三季度,全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2.1%,涨幅比上半年扩大0.1个百分点。整体来看,消费增幅加快,消费升级的趋势较为明显。

  消费升级和降级并非不可能同时存在,可能体现的是收入分配等因素产生的影响等。因此,关注消费升级的同时,也应警惕消费降级的可能发生。

  二是企业分化。企业不同规模、不同所有的分化较大,虽然有规模经济等原因,但也存在竞争不完全中性的因素导致的结果。

  万喆表示,无论从企业利润,还是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来看,都会发现事实上企业的分化变强了。这与强监管背景下一些中小企业、落后产能被淘汰有关。

  三是收入分配分化。不仅表现在个人贫富收入,也表现在政企、行政与市场等怎么分配的问题上。

  四是市场信心分化,出现了信心乱,与基本面相背离的状况,甚至影响了市场正常波动。

  万喆表示,整体来看,中国经济的韧性是比较好的,但是如果看市场信心,则还是五花八门,充满各种各样的忧虑,甚至充满困惑。

  在国际上,贸易上的摩擦,投资上的摩擦,美国的投资审查法案修改等,都让中国企业面临更为严苛的态度。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外部压力与不确定性让企业困惑。而观望内部,经济下行带来的压力同样引发焦虑。

  着力点

  这些分化可能会是未来影响经济发展的“变数”,同时,它们体现的也是深层次的结构问题,那么如何将变革引向更加利好的方向?

  一是系统性促进消费,加强收入保障让人有能力消费,加强安全标准让人有意愿消费,加强市场开放让人有机会消费。

  提升消费能力的重点在于收入。促进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长,也就提升了消费能力。前三季度,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035元,同比名义增长8.8%,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.6%,增速与上半年持平,与经济增长基本同步。城乡居民收入倍差也在缩小。

  产品的安全、服务标准以及消费者权益保护制度也应更加完善、成熟。当消费不存在后顾之忧,消费意愿也就随之增强。

  有了能力和意愿,消费者手里拿着钱想买东西,他有多少选择?这些选择就是他消费的机会。万喆表示:“接下来我们将进一步开发市场、拥抱市场,使得居民有更多的机会来进行消费选择。”包括对内和对外。

  二是建设促进竞争中性的市场,让所有企业在监管中性、信贷中性、税收中立、债务中立等条件下充分竞争,无后顾之忧的释放活力。

  万喆认为,在国内市场应更多地支持民营企业,创造更多机会,让企业更加公平地参与竞争。从底层设计和细节上都需要给民营企业一个较好的营商环境。

  三是积极调整财税政策,减税不但是量上的减免,也是对政府与市场关系思路的正位,也是顺应时代进步对再分配问题认识的进步,只有这样,才能促进经济发展。

  效率相对较低是过去税收工作面临的一大问题。而在改革背景下,如今中国的税收效率已经非常接近美国。如社保费改税,过去地方执行时五花八门,实际上制度执行成本比较高。而现在借助科技手段和信用体系的建立,效率已经有很大提升。

  “比如社保的费改税,统一了收税费的部门、口径等,就应该把过去因为补偿性而过于高的费税率减下来。”万喆表示。

  最后,要与市场充分沟通,有诚意也要有方法,政策不能过猛更不能转向过猛,政策指向的明确性要靠细则、程序和法律保障来完成,让市场预期有稳定感。

  万喆认为,在内外本身压力较大的背景中,企业容易对目前的情况发生许多疑问,尽管这些疑问不一定都是我们自身造成的。这种情况下应该给大家比较明确的指引,树立对市场的信心,最主要是要稳,但“稳”应该体现在动态平衡中,应该更注重政策的一致性、连续性、公开性。

  (本文根据万喆10月19日在中国新闻社主办的国是论坛:2018三季度经济形势分析会中的发言整理)

分享到: